全国新增137例无症状感染者 当日转为确诊病例11例


2.从推辞到伸手,欲望的口子越开越大

2005年12月至2006年8月,于文涛决定,赤峰市财政局以支付办公楼工程款名义向办公楼承建公司转账2262万元,该公司将其中2220万元通过其关联公司全部取现返还给财政局,财政局将其中的1800万元归还国库,另420万元用于其他公务支出。后经于文涛决定,由赤峰市财政局财务人员虚构2220万元职工购房款收入做平账目。

青岛市和胶州市两级疾控中心组成联合调查组进行了流行病学调查,初步查明,胶州中心医院发热门诊隔离病区曾于3月24日收治过入境可疑症状人员李某,后于3月26日确诊为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,并转往定点医院治疗。期间,张某某、邵某某与李某曾在同一病区,感染途径正在调查过程中,查明后将及时公布。目前初步判断该两名患者为境外输入确诊病例的关联病例。根据流行病学调查、临床表现和实验室检测结果,专家组判定两人均为确诊病例,已转至定点医院隔离治疗。根据初步流调结果,已判定密切接触者117人,正在实施集中隔离医学观察。【海外网4月8日|战疫全时区】据约翰斯·霍普金斯大学新冠肺炎疫情最新统计数据显示,截至北京时间4月8日凌晨2时45分,全球累计确诊病例1407123例,累计死亡80759例。其中,美国是全球累计确诊病例数最多的国家,累计确诊病例379965例,累计死亡12021例。

2005年,于文涛任赤峰市财政局局长,他的父亲于某到喀喇沁旗游玩,吃住在喀喇沁旗财政局小宾馆,还让喀喇沁旗财政局局长张某给他找个司机,说要练习开车。过了一段时间,于某又去喀喇沁旗游玩,又让张某给借个车。2006年,于某第三次到喀喇沁旗游玩,又和张某提出借车的事。这一回,于某看起来很不高兴。张某冥思苦想,推断于某不是想借车,而是想要车。张某不禁左右为难,于文涛是赤峰市财政局局长,自己在于文涛直接管理的下属单位工作,如果不给于某购车,恐怕会处理不好和于文涛的关系,进而影响工作。张某最终拿出25万元人民币购买了一台本田轿车,并将车过户到于某名下,又将新车开到了于某居住的小区,将车钥匙交给于某。当然,购车的费用并不是张某兜里的钱,而是喀喇沁旗财政局在经费中虚列的招待费。

当时,一些房地产开发商、企业经营者是主要行贿人,他们的目的无非是希望于文涛在相关项目的税款收缴、工程招投标、工程款支付等方面给予关照。

慢慢地,于文涛变得自我膨胀起来,廉政底线彻底失守,全然不知“廉耻”二字。他认为给别人办事,别人“感谢”他是应该的,人情礼送一律来者不拒、一概笑纳。于文涛的所作所为也深深地影响了家里人,“家族式腐败”陆续上演。

于文涛的妻子王某在赤峰学院工作,是一名受人尊敬的大学教授。但是在利益面前,王某同样没能守住自己的原则和底线,变得唯利是图。作为领导干部的妻子,她没有吹好“枕边风”,当好“廉内助”,反而成了丈夫受贿的“后门”。

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检察院党组书记、检察长 张复弛

前不久,经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检察院向巴彦淖尔市中级法院提起公诉,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政府原党组成员、副市长于文涛(副厅级)受贿、私分国有资产、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一审公开宣判。法院认定于文涛犯受贿罪、私分国有资产罪、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,数罪并罚,决定合并执行有期徒刑十年零六个月,并处罚金100万元。

山东新增确诊病例2例(初步判断系境外输入关联病例)。累计报告确诊病例761例,死亡7例,治愈出院752例。